公私營回收統籌計劃

By 13/09/2019 9 月 16th, 2019 政策倡議

香港回收業受周遭城市的回收政策影響下,近年步入寒冬。即使政府於2015年推出十億回收基金,仍然難以使回收業有效經營,更加帶來其他負面影響。本聯盟建議政府帶頭統籌公私營回收工作,設立公營管理機構,就可循環再造物料提供價格補貼,穩定回收價格,提供「有尊嚴」價格增加回收量,同時減輕對社會福利保障的依賴,以應對人口老化帶來的挑戰。

在現時利潤不高甚至無利可圖的情況下,回收工作根本難以市場化。政府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就只以推動源頭減廢及以懲罰性措施,逼使香港市民減少垃圾產生,忽略現實情況及影響回收之因素。就如政府回應立法會垃圾收集及資源回收小組時一直希望回收業以市場導向生存,但正正因為塑膠原材料價格下降令回收商缺乏回收商業動機。許多客觀大環境因素令回收業陷入現時困境,箇中牽連甚廣,特別是拾荒長者生計無以為繼,政府安老扶貧工作落人口實。所以由政府積極推動本港回收業發展,是唯一平衡環保及商業利益的方案。

香港廢物的管理──整體固體廢物

2017年政府公布的<<香港固體廢物監察報告二○一七年的統計數字>>,固體廢物包括都市固體廢物、整體建築廢物及特殊廢物。2017年棄置於本港堆填區的固體廢物總量為566萬公噸,每日平均量為15,516公噸,較2016年增加了1.2% 。

都市固體廢物

都市固體廢物包括三個類別:家居廢物、商業廢物及工業廢物。

2017年都市固體廢物的棄置量為平均每日10,733公噸(總量392萬公噸),較2016年增加了3.7%。家居廢物是香港都市固體廢物的主要成分,棄置量為平均每日6,404公噸(總量234萬公噸)。

撇除人口增長因素,都市固體廢物人均棄置量為每日1.45公斤。

香港廢物處理

本港超過一半的都市固體廢物會被運往屯門新界西堆填區及打鼓嶺新界東北堆填區,而所廢棄的固體廢物可參考以下圖表:

香港的廢物回收

根據政府環保保護署2017年的減廢統計數據,透過現時本港的資源回收系統,共回收近183萬公噸都市固體廢物,其中3%由包括政府部門及機構、私人回收再造商及環保團體在本地循環再造,其餘97%運往內地及其他國家循環再造。然而香港的回收率由2013至2017年間只有不超過40%,更有下跌的趨勢。

有見及此,政府推行了一系列的計劃,希望從源頭減廢,並減輕堆填區的負擔,但推行良久仍未見成效。

塑膠購物袋環保徵費計劃

塑膠購物袋環保徵費計劃為在2008年通過的《產品環保責任條例》下實施的首個強制性生產者責任計劃,規定向塑膠購物袋徵收環保徵費,透過在零售層面向消費者收費這個直接的經濟誘因,以在源頭減少濫用塑膠購物袋的情況。

膠袋徵費邁向十年,但五毫徵費水平十年不變。2017年棄於堆填區的膠袋高達29萬噸,相等於44億個膠袋,按年增加15%,亦是膠袋徵費自2015年4月1日全面實施以來,連續第二年上升。

「四電一腦」政策

「四電一腦」產品(即空調機、雪櫃、洗衣機、電視機、電腦、打印機、掃描器及顯示器)的廢電器電子產品生產者責任計畫下,電器供應商售賣相關電器時,須向環保署支付每件15至165元的循環再造費。而消費者購買相關產品時,可向銷售商要求安排免費的法定除舊服務,銷售商指定的收集商會為消費者移走一件屬相同類別的電器,並送交指定循環再造商處理。計畫的費用不止有機會轉嫁到消費者身上,銷售商運送新電器時,亦不會再免費同步回收舊電器,只會聯絡回收商回收,期間等待時間或長達三天,或為消費者造成不便。儲存、處理、再加工或循環再造四電一腦,都需要取得廢物處置牌照,否則最高可被罰款二十萬元和監禁六個月。而目前本港卻只有三間領有牌照的收集商,不少大型銷售商更只會聯絡其中一間名為歐綠保綜合環保(香港)的環保園公司,加上歐綠保更獲政府每年約兩億港元補貼,讓業界認為有壟斷之嫌。

回收基金

2014 年的《施政報告》中宣布預留10億元設立回收基金,並於2015年10月啟動。回收基金包括兩部分,分別為「企業資助計劃」和「行業支援計劃」。前者提供資助予個別的香港回收企業以提升及擴充其在香港的回收業務。後者資助在香港註冊的非分配利潤組織,例如專業團體、工商組織、研究機構及其他行業支援組織,進行非牟利項目以幫助本地回收業界在整體上或特定範疇提高作業水平及生產力。然而於2018年的立法會會議,環保局局長被指出以10億元撥款成立的「回收基金」,當中有高達$1,300萬的開支為基金會秘書處會的開支,佔已批出的資助總額為12%。2018年5月,回收基金共批出139個項目的申請,獲批的項目亦只是$6,000至$10,000。而「回收基金」後的回收率沒有改善,並指有不少回收商反映申請手續繁複。

環保園

環保園位於屯門第38區,是香港首個專為循環再造業發展而興建的設施,以可負擔的租金,為回收再造業提供長期土地,鼓勵業界投放資金,發展先進及增值的循環再造技術。環保園分兩期發展,共提供14公頃土地予循環再造業租用。

屯門環保園的廚餘處理公司華南再生資源(中山)有限公司承諾由2015年5月進駐環保園後的首12 個月寬限期內,每月最少處理700公噸廚餘,第二年寬限期的處理量需增加至最少1,400 公噸。第三年5月,廚餘處理量更要倍增至2,800公噸。但本港每日棄置3,600噸廚餘,華南的廚餘處理量五年來一直未達標,雖然最少曾三度被環保署警告,但處理量仍未有改善。

香港的回收業

香港的回收業已進入困境。隨著全球環保熱,環保回收早年在香港有積極的成績,固體廢物的回收率從2000年開始漸漸上升,2010年突破一半,達到52%。然而,在2010年後回收率不升反跌,至2015年已跌至35%,回到2000年水平。

香港回收業的根本問題,在於過度依賴內地,無法獨立運作。香港回收產業的產業鏈普遍甚為低端,一般將香港能收集到的垃圾打包輸出外地圖利,當中近九成運回內地。所以從2000至2010年間,雖然回收率表面上節節上升(包括垃圾出口至內地),但同時真正在本地回收進行處理的比例漸漸下降,由百分之12.5%下跌至2007年的不足1%。

結果,2011年中國內地開始收緊塑膠廢物進口,讓香港回收業大受打擊。香港塑膠回收量在2010年高峰時達1573萬噸,但2012已跌至308萬噸,兩年間減少八成。而至2013年初,中國政府展開「綠籬行動」,進一步收緊所有進口垃圾,更令香港回收業雪上加霜。在2017年9月,香港廢紙回收商更因中國推出《禁止洋垃圾入境推進固體廢物進口管理制度改革實施方案》,導致停止回收幾天,更造成廢紙滿街的情況。

其實環顧全球,回收業並非真的如此不景氣,回收業一向被視為無本生利的行業,而國際回收利用工業局主席Ranjit Baxi指出,全球回收業聘用了數以百萬計的人工作,為全球每年帶來五千億美元的GDP。(資本雜誌,2018)

政府可擔任的角色

回收垃圾本身需要投入的購買機器等巨大投資,而收回利潤需要靠長線投資。故參考亞洲鄰近地區,日本和台灣等回收業較成熟地區,政府都擔當主導角色。例如在台灣,一般家居垃圾回收都由政府包辦;如在日本,政府會補貼指定回收商進行垃圾回收。而香港,雖然斥資十億設立了「回收基金」,但由於基金申請手續煩瑣,加上津貼金額過低,以致業界回應冷淡,故政府應重新檢視業界的補貼計畫。另外,土地問題亦是本地回收商一大問題,故政府應主動預留合適土地作建立回收廠房。

政府將回收事業全面收歸其下,除了可避免壟斷的情況出現,更可增加就業。香港環保署指定回收商有84%表示不會回收膠樽,除了出現「垃圾圍城」的情況外,更令拾荒長者收入來源大減。部份長者拒絕援助,以拾荒維生,無奈欠缺配套支援。可見回收政策除了涉及環保議題外,更牽涉到政府於長者扶貧、環境衛生、社會福利等工作。近年回收市道低迷,回收價格飄忽不定,甚至有拒收情況出現,長者朝不保夕,與政府鼓勵長者自力更生的扶貧方向背道而馳,政府施政遂受質疑。本聯盟建議政府帶頭統籌公私營回收工作,設立公營管理機構,就可循環再造物料提供價格補貼,穩定回收價格。

政府帶頭統籌穩定價格

香港回收業受周遭城市的回收政策影響下,近年步入寒冬。即使政府於2015年推出十億回收基金,仍然難以使回收業有效經營,更加帶來其他負面影響。例如,內地於2017年停收洋垃圾後,香港環保署指定回收商有84%表示不會回收膠樽,除了出現「垃圾圍城」的情況外,更令拾荒長者收入來源大減。部份長者拒絕援助,以拾荒維生,無奈欠缺配套支援。2017年香港三大回收商停收廢紙時,短短三天,已令香港路邊出現大量廢物,影響衛生及市容。可見回收政策除了涉及環保議題外,更牽涉到政府於長者扶貧、環境衛生、社會福利等工作。近年回收市道低迷,回收價格飄忽不定,甚至有拒收情況出現,長者朝不保夕,與政府鼓勵長者自力更生的扶貧方向背道而馳,政府施政遂受質疑。本聯盟建議政府帶頭統籌公私營回收工作,設立公營管理機構,就可循環再造物料提供價格補貼,穩定回收價格。

商業營運一舉三得

最後,在現時利潤不高甚至無利可圖的情況下,回收工作根本難以市場化。政府在《香港資源循環藍圖2013-2022》就只以推動源頭減廢及以懲罰性措施,逼使香港市民減少垃圾產生,忽略現實情況及影響回收之因素。就如政府回應立法會垃圾收集及資源回收小組時一直希望回收業以市場導向生存,但正正因為塑膠原材料價格下降令回收商缺乏回收商業動機。許多客觀大環境因素令回收業陷入現時困境,箇中牽連甚廣,特別是拾荒長者生計無以為繼,政府安老扶貧工作落人口實。所以由政府積極推動本港回收業發展,是唯一能有效推動民生,並平衡環保及商業利益的方案。